首页 经验交流文章正文

魔力宝贝贴吧(魔力宝贝 百科)

经验交流 2024年06月19日 00:30 33 admin

贴吧最恶俗的表情包,是怎么火整整十年的?

真新镇小茂 | 文

朋友,你用过龙图吗?

别误会,我指的当然不会是神话故事里的龙, 而是长年以来,围绕网友“龙玉涛”制作的一系列表情包。

打码是因为龙玉涛本人不太希望被打扰,这点后面会聊

魔力宝贝贴吧(魔力宝贝 百科)

想聊这个选题很久了,因为我已经记不清龙图到底文艺复兴了多少次,它的生命周期实在太久。梗通常被认为是一种网络快消品,连贴吧的“滑稽”和“流汗黄豆”都渐渐退了环境,唯独诞生近十年的龙图依然坚挺,活跃在你的QQ群、朋友圈:

甚至是爹妈的表情库里。

龙图的原型龙玉涛从来不是有影响力的网络红人,这梗本身也难登大雅之堂,多数时间都是在骂人。但龙图就是一次又一次翻红,让人看不到过气的迹象。

所以到底为什么? 其实核心原因很明显,就是这张脸真的过于魔性,感染力十足。魔性是个很难解释清的概念,你没法分析它到底哪里古怪,又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带感。但只要这张脸出现,就让全场气氛绷不住,一切认真的、严肃的、形而上的内容统统失去意义,接下来自动进入龙的时间。

举个最典型的例子,很多游戏玩家第一次接触到龙图,是从下面这张开始的。

它改编自《黑暗之魂3》的NPC“逃脱者霍克伍德”的故事。霍克伍德是一位对世界陷入绝望,后受到玩家鼓舞而重燃希望的战士。但最后玩家却不得不亲手杀死他,只留下 “如果你是龙,也好”的遗言在风中回荡。

霍克伍德是一位古典式的悲剧英雄形象,一直在玩家社区有很高的人气。可当他沦为龙图后又变得莫名搞笑,创造出一种又喜又悲的矛盾情绪,让人上头。

所以,我们不应该把龙的脸P到其他作品里。它会严重影响年轻观众的身心健康,留下难以摆脱的诡异影子。

然而在现实里却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认为生活中不缺少龙,只是缺少发现龙的眼睛。于是乎, 把各种东西幻视成龙,成了龙图爱好者们新的乐子。

这种把万物都和龙联系起来的心态,还衍生出海量的 抽象谐音梗。只要有“龙”的地方就有龙图,它们可以被应用在任何场合,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和二创空间。

除了以上要素, 龙图能够流行的另一个重要原因,是它具有强烈的侮辱性。

一个东西因为侮辱性爆火,你下意识会觉得不对劲。但表情包的作用,本就是帮助人们表达不方便说出口的情绪。借用这些图,我们能拐弯抹角地抒发负面情绪,也不至于对别人造成太大的伤害。近几年爆火的表情包,大都有这个功效。

但在一众侮辱性表情包里,龙图有个特殊之处,在于它的 “含妈量”极高,表达的情绪最为简单粗暴。当其他表情图都失去作用,你可能就不得不祭出龙图,作为最后的杀手锏。

有时,这种围绕母亲的创作模式还会给龙图带来新的热度。去年《进击的巨人》最后一话,艾伦疑似弑母的情节引发了巨大争议。粉丝心里憋了一肚子火难以发泄,恰好发现龙图的辱母元素能够完美匹配巨人的剧情。理所当然,网上又出现了一波龙图热潮。

所以,龙图才会像野草般生生不息。它是表情包界的蔡徐坤,总能莫名其妙地获得一波又一波热度,甚至火到被人拿来做生意。

说了这么多,我们好像忽略了一个细节。 那就是龙图的原型龙玉涛到底是何方神圣,以及他为什么会被大范围迫害?玩龙图的人很少在意这件事,但正因如此,它才值得一谈。

不过在此之前,我想先介绍一下 百度贴吧早些年盛行的“恶俗”文化,它能很好地帮助你理解龙玉涛的遭遇,否则,事情的魔幻程度可能会超出你的理解范畴。

大概在2016年之前,百度尚且存在着大量的恶俗系贴吧。它们的影响力非常庞大,甚至是许多后来发展成主流的文化的源头,比如李毅吧早期就是恶俗系贴吧;类似“你x死了”、“屌丝”、“内涵”等说法也均来自恶俗。

PS:该吧早已解散

恶俗圈远比现在的抽象圈、V圈恶臭,他们不抽象,不逆天,不魔怔,相反可能是“最懂怎么玩网络”的一群人。 他们玩贴吧,就是为了以人肉、钓鱼、P图、脏话等方式竭尽所能地攻击羞辱他人,并以此为乐。

恶俗系玩法分为许多派系,这里不够一一说明,就拿龙玉涛沾染上的 “出道”系为例吧。 所谓的出道,其实就是人肉搜索,然后围绕受害者进行海量侮辱性的二次创作。比如,他们会全网散播受害者的个人和家属照片,将其包装成某演艺公司的练习生,再杜撰大量钓鱼新闻,让很多不明真相的明星粉丝也跟着辱骂受害者。

而那些成为受害者的人,他们往往只是因为某个钓鱼贴,一怒之下和恶俗系开喷;甚至只是发了一些和自己相关的搞笑素材,便被恶俗系群体盯上。

龙玉涛就是这样的一位受害者。网上目前能够查到的资料显示,2013年,龙玉涛接触了当时属于恶俗系的淫梦圏。他被出道的直接原因,只是因为年少轻狂,在群里发布了一些博眼球的言论,随即被一些人盯上,开始了针对其的迫害行为。

有人通过人肉的方式搜索到了龙玉涛的许多个人信息,发现他是车万爱好者,还拍过一批高质量的女装Cos照片。 其中的一张图,成为了日后所有龙图的创作模板。

放现在女装Cos只是很寻常的爱好,而且很看出很用心

但既然是被出道,那么人肉不过是刚开始。很快有人找到了新的乐子,借着照片冒充自己是龙玉涛,在其他贴吧到处喷人,导致龙玉涛被很多路人网暴。 很多高创作力的表情包,以及龙图里的“辱母”风潮都在这个时期形成。

直到2016年底,贴吧管理终于出手,开始大规模封禁恶俗系贴吧。后来恶俗群体建立的“恶俗Wiki”被全网彻底封杀。淫梦文化扩散到大众,渐渐脱离了恶俗,其他的恶俗系大都被彻底埋葬,成为中文互联网一段难以启齿的往事。

其实龙玉涛不过是恶俗文化万千受害者中的一员,甚至不算是“大明星”。可和他相关的素材却因为魔性被广泛传播到今天,影响力已经超出恶俗圈。

不过好在,由于年代久远, 龙图里针对龙玉涛本人的恶意已经近乎消弭,变成一个纯粹的梗。反倒是现在的龙图,常常被用来对抗另一些网络文化,成为“反恶俗”的一面旗帜。

龙玉涛从受害者变成了反迫害的工具,可所有事情从头到尾都和他本人无关。

魔力宝贝贴吧(魔力宝贝 百科)

人们常说,长大的标志就是和世界和解,这点在鬼畜明星身上经常得到体现。许多鬼畜梗都起源自恶意,哪怕并非是主观上的讨厌,起初人们也是带着嘲讽取乐的心态使用的。

能接受自己被玩梗的人,往往也能和黑粉和解,获得良好的风评。哲♂学家比利·海灵顿不幸去世之前,各大漫展的商演接到腿软;就连正在踩缝纫机的吴X凡,也曾因一首自黑性质的《大碗宽面》被各种刷“对不起”。

人们喜欢看到被恶搞的人走出阴影,用开放的心态接受恶意。这并不是人的劣根性,积极点想,或许是人们从中汲取到了力量,以此鼓励自己更加坚强。

但我们也不能忘记,现实里没有那么多美好的故事,不是每个人都能走出心理阴影,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和世界和解。

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

在网上销声匿迹多年后,去年6月,龙玉涛突然用自己的B站账号发布一篇千字文章,讲述了自己这近十年来的心路历程。

从叙述中我们能够得知,龙图对龙玉涛的影响并不限于互联网。 长年以来,他的信息被转发到母校、亲朋好友、工作单位里,给他带来了很多痛苦。他并不反对大家玩梗,只希望大家在玩梗之余,尽量少些私信打扰,让他安安静静地做一个“死人”。

至于为什么不用流量变现,龙玉涛则表示,他一向鄙夷用恶名炒作牟利的行为。 如今他是一名人民警察,对自己的职业感到自豪,对自己用双手赚来的钱感到心安理得。

其实像龙玉涛这样,被玩梗而感到痛苦,始终不愿意拥抱流量的人并不鲜见。BB姬的读者想必都认识象征自由的男人香蕉君。香蕉君起初作为哲♂学巨星在中日爆红,后来他的舞蹈火遍全世界,被欧美各国的年轻人疯狂玩梗,甚至唐突出现在某国的听证会上。

俄罗斯鬼畜作品

香蕉君的笑容和舞蹈如太阳般耀眼,但他本人的性格也许没有那么开放。成名后,香蕉君反而关闭了个人网站,随后更是在网上销声匿迹,以至于有传言他早就死了。还有人假扮成香蕉君,在Twitch直播,以及参加各种漫展捞钱。

此冒牌货被识破后被称为“芭蕉君”

直到2019年,消失多年的香蕉君终于发布消息,表示自己没有死,活得还不错。他只想保护好儿子,不愿意重出江湖,也希望大家不要再传播他的梗了。 如果可以的话,他甚至愿意动用法律武器,删除所有的恶搞视频。

此外,还有一位更古早时期的网红德国Boy。2005年,他发布了一段暴躁砸键盘的鬼畜视频,并因此一炮而红。视频中的德国Boy看似有暴力倾向,但他声称这只是在自导自演,因为当时反游戏暴力的浪潮在德国迭起,他便讽刺媒体:看看真正的疯子玩游戏是什么样的。

但很多人不知道后面的事情, 这段视频给德国Boy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。电视台添油加醋,把他的表演伪造成游戏荼毒青少年的确凿证据,而社会相信了电视台的谎言。长年以来,德国Boy被身边所有人冷暴力,被坏孩子霸凌,甚至因为一句酒后泄愤的“杀人警告”被警方逮捕入狱。

好在德国Boy最终走出了阴影,他隐姓埋名,成为一名健身博主和Hip-Hop作曲家。直到2017年,有油管博主发现德国Boy已经逆袭成强壮的德国Man,人们才知道十多年来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。

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走黑红路线,恰流量钱。对于他们,网络梗带来的只有伤害。

最后我们聊回龙玉涛。你可能想知道,在发布千字长文后,龙玉涛的私生活有没有得到改善。

很可惜,答案是并没有。尽管后来反复申明,但他仍隔三岔五收到私信轰炸,互联网始终没有放过他。

也许如龙玉涛所说的那样,他所追求的安静,可能此生都不会到来了。

参考资料:

如何评价龙图的逐渐流行?- 知乎

B站“月巴哥GO”:

德国Boy为何退学入狱,隐姓埋名?今天他已是两米巨汉!【网红奇人录#12】

-END-

标签: 魔力宝贝贴吧

发表评论

今日新开魔力宝贝私服发布网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川ICP备66666666号